杂食,基本什么都吃。
最近掉在欧美坑里(HP和EC)。
偶尔更点小文章。

© 八岐禅也
Powered by LOFTER

【EC】解药

一发完结

祝食用愉快++

1. 

Charles不喜欢上历史课。他尤不喜欢二战历史,更不喜欢冷战和越战,以及——如果算上未来的话,那些即将要被写进历史书里的东西。


虽然作为学生们所敬重的“教授”他并不会公开地去表明这一点,但是只要一有机会,Charles总会把这门课交给其他人。当然,人总不可能每次都如愿以偿,比如说现在,当他的老师们在几百英里外执行任务的时候。


“教授,他们都说Magneto在古/巴/导/弹/事件时将苏/联和美/国舰队所射出的所有导弹都停住了,这是真的吗?”


“是的,没错。”


教室里激起了一阵骚动。


“请将书翻到第十八章……”Charles...

【薰嗣】在那之后。

设定漫画完结时间线后。

贞+Q


1.

记忆中,这座城市始终下着雪。


电车缓缓前进着,车身持续发出残破不堪的轰响。真嗣的身子随着车厢轻轻颠簸。细微的震动不断从手中的随声听传到手上,他盯着窗外,想象着机器里的录音带是怎样在转动。耳机里传出的音乐无比熟悉,真嗣喜欢在黄昏放学回家时听这首曲子。贝多芬的第九交响曲。


他记不起自己究竟是在什么时候得到这卷磁带的了。它的存在是如此自然,长年累月,他已经习惯了它的陪伴。窗外,天空在夕阳下映射出一片浓稠的橙红色。真嗣眨了眨眼,那过于耀眼的暖色刺痛了他。


有时,他会产生一些错觉。在偶尔大脑的断片中,他会看到同样的橙红色。那个色彩比天空更...

【仏英】太阳照常升起

二战梗
一发完结
与真实历/史 政/治 军/事毫无关系

-
1940年六月二十二日。

自从亚瑟柯克兰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已经过了四个小时了。
部下送来的报纸被揉成一团,摊在地上。亚瑟闭起眼睛,试着将注意力从头条上那巨大无比的漆黑文字上转移到别处。一瞬间他甚至开始憎恨起那把头条印刷得如此清晰醒目的印刷厂。
标题下密密麻麻的文字像蚂蚁般挤满了整块版面,似乎还有向内页继续延续的趋势。文字的中央是一幅醒目的照片,与题目一样,整张照片被拉扯得放大到了不合比例的程度。
仅仅是用黑白两色搭建出来的图像却是如此触目惊心。大火浓烟,倒塌的建筑残骸——活着的人四处逃散,死人则毫无尊严地躺在废墟之中。
不管怎么努力,亚瑟还是不能将这些...

【练习】(dis)Closure.

前面的唠嗑:蝴蝶梦大概是我最近读的最能产生共鸣感的一本书。非常喜欢原作者的文笔,以及翻译的水准非常高。竟然记不起是哪家出版社了,也是我的失策。不过书的设计是传统蓝硬壳书,上面有很精致的花纹。总之还是挺有个性的一个系列。看了看网上的评论,都对于马克西姆和“我”的这段关系持有批判态度。其实我倒相反,可能是价值观比较奇特吧,我很喜欢这样不拘束于爱情的亲密感。也许马克西姆从未爱过“我”,但是“我”是爱着马克西姆的。实际上,到最后,马克西姆将“我”变成了他的共犯,而“我”也受到了吕贝卡的影响。我认为“没有比“成为共犯”更好的移情方式了。而移情(empathy)就是理解,进而救赎,的一个必要的条件。有些人...

【EVAK】Life is Good

-一章完结的中短篇

-对于躁狂症的描写我尽力了!如果还是ooc了这里抱歉!

-最后祝食用愉快


虽然不想承认,但Isak认识到,这一天还是来了。

Even的躁狂症复发了。


“叮——”熟悉的苹果自带短信铃声在课上不合时宜地响起。

受到老师一记责备的眼神,Isak抱歉地笑了笑。无视一旁Sana毫不掩饰的好奇态度,Isak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借由桌上书包的遮挡,低下头去。

Jonas:听说Even出事了。

Isak心里沉,手一时有些握不住手机。深吸了一口气,Isak的手指在键盘上飞快地跃动。

Isak:什么?

Jonas:上一节历史课,他突然走上讲台说起话来,而且都是毫无关系...

【杂谈】Solitude.完结后记

北京时间下午两点五十六分

刚刚打下了Fin.这个句号。至此六章共计26,178个字,跨时两年半的故事至此就完结了。写这个故事的时候我在新泽西上八年级,现在竟然已经一个人到加拿大去上十年级了,想想真是不可思议。(虽然大部分是我无可救药的拖延症害的)总之,多亏了暑假和寒假的时间,我得以开展我的写作。能让这个故事在我离开中国之前完成真的是太好了,否则到了加拿大估计没有时间,也么有心情了吧。


今天是我最喜欢的天气,阴天,小雨。记得我曾经说过能码文的条件有几个:空调,Wifi,电脑,适合的歌曲,还有下雨天。但是冬天上海没有暖气的情况下,得了重感冒的我就把空调这项去掉吧。写这篇文的主意是从两年前和...

【原创】Solitude. Chapter 6 (Finale.)

已经是秋天了,是离开的季节。走吧,我需要太阳,太阳会治愈我。——兰波临言


Vitolano先生脸色发青地盯着倒在地上没有再起来的女孩。她的身体已经成为了一具没有意识的空壳,只有额头上的伤口还在源源不断地溢出暗红的血液。

他将手伸到了她的鼻翼下。感受到微弱的呼吸,他松了口气。

Vitolano先生拍了拍手,站了起来。他整理了一下有些凌乱的头发和衣领,便离开了女孩身边。

“Edwin……”见丈夫走出了地窖的木门,Vitolano夫人忙迎了上去。

“怎么,一直在等吗?我应该告诉过你离开的。”男人没有看她,径自走向通向客厅的楼梯。

“Edwin!” Vitolano夫人猛然抓住了丈夫的...

【原创】Solitude. Chapter 5

本来打算这章完结的,结果啰啰嗦嗦写的比想象的多了一点。只能再拖一章啦。

————————————————

“你的名字,我曾在每片天空下呼喊过,也曾在每张床上哭泣;你的名字,我在我的不幸的每一页,字里行间阅读其意义。”——玛格丽特 尤瑟纳尔《你的名字》


她重重地喘息着,额上的发丝因汗水而粘在了一起。颤抖的双手接触到门把的一瞬间,刺骨的寒意侵袭了身上的每根神经。

她打开了门。

冰冷的阳光残忍地刺激着她的眼球,Alice闭上了眼睛。

她回忆起昨晚双脚离开栏杆的那一瞬间。然后,如同昨晚一般,她迈出了脚步。

十三年的时光里,她第一次奔跑了起来。

穿着那双不合脚的皮鞋,她穿过...

【原创】Solitude. Chapter 4

  “他用手指,用手指的温柔,在玻璃上,在水汽蒙蒙的玻璃上,划一个符号,然后沉思着离去。永恒地,把我弃置在世上。”——拉格克维斯特《谁从我童年的窗口走过》


  后来,当Alice回忆起与Vincent度过的唯一的那一晚上,小小的,可悲的希望和快乐就开始骚挠着她心底。回忆成了她每晚的必修课,就好似鱼类依赖水而生存,她与他的回忆成为了她得以苟延残喘的唯一药物。

  他们站在石桥上,谁也没说话。

  Alice已经平静了下来,凌晨冷冽的风吹干了她脸上的液体。只要她一露出任何微小的面部表情,皮肤就随着眼泪干涸的痕迹抽痛。

  当她第十次因脸上的不适而露出尽量不牵扯面部表情的微妙忍耐神情时,...

【原创】Solitude. Chapter 3

“你按着我的手哭泣,你是哭急逝的云彩,还是血红的花瓣?都未必。我觉得:你曾经是幸福的,在春天或者在梦里。”——里尔克《在春天或者在梦里》

————————————————————————————

这几天阴雨连连。

虽然不是什么新奇的事,Alice百无聊赖地坐在桌前想,但是不安随着摇摆不定的寒冷侵蚀着她的身心。

自从上次的见面后,五天过去了,然而Vincent还是没有任何消息。

随意翻动着手边的书籍的手突然停下——

不会他已经离开了吧?

仅仅是这样一个随意的想法就使Alice的心揪痛起来。

不会的,他说过还会再见面的。

Alice望着断断续续落在落地窗上的雨滴。

真想就这样推...

1/2